加入富融期权QQ群 银行从业资格考试 中国金融从业资格考试在线训练平台  

加拿大姑娘嫁给中国打工者的幸福生活

[ 21495 查看 / 0 回复 ]

“在生活中,钱、房子、车子等都很重要,但是,对一场婚姻来说,我想最重要的还是爱。我的爱情跟金钱无关。”

“我和贤站在一起,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我丈夫,待明白我们的关系后,许多人都露出诧异的表情。 也许在他们看来,如果是个中国女的嫁了个外国男的,就很正常;相反,就不正常了。我想,像我俩这种情况,以后会越来越正常的。”

她, 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大学毕业生;他,一个来自四川的普通打工者。一次偶然的相遇,两颗年轻的心擦出火花,迅速完成了恋爱、结婚、生子三部曲。如今,一家三口租住在莲花山下一套狭小的公寓里,女的在外赚钱养家煳口,男的在家带孩子做家务,一家人过着清贫但又快乐充实的幸福生活。

1、初识时交流靠辞典

今年26岁的珍妮丝·丁(Janis Dean)出生在加拿大西部新斯科舍省一座海滨城市哈利法克斯市(Halifax)的一个普通家庭,父亲是个木材商人,母亲则是个家庭主妇。她是家里的老小,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。“我们兄妹几个性格差别很大,我姐姐是个乖乖女,而我从小就比较独立,不太安分,喜欢到处跑。”珍妮丝这种独特的个性,也许注定她将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之路。

2001年,刚刚大学毕业的珍妮丝在当地政府部门实习时,有一个同事刚好从中国旅游回来,眉飞色舞地描绘了一番他在中国的见闻,引起珍妮丝的浓厚兴趣。2003年4月,她独自一人来到中国。和许多来中国的外国年轻人一样,当时珍妮丝的想法很简单:在中国呆上一两年,边打工边旅游,领略一下中国独特的历史文化、风情习俗,饱览名胜古迹,然后回国,该干啥还干啥。

然而,来中国后的一次偶遇,完全打乱了珍妮丝的计划。

凭借良好的综合素质,到中国不久,珍妮丝顺利地在广东省茂名市的一家私立教育机构找到了一份工作。初来乍到,人地生疏,珍妮丝最先认识的朋友是几个英语爱好者。在一次聚会上,一个长相帅气、有点羞涩的小伙子引起珍妮丝的注意。

小伙子名叫王均贤,22岁的他来自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,2001年起在湛江、茂名一带打工,练就一手按摩技艺,当时在茂名的一家娱乐城上班。“当时可不敢想跟她谈什么恋爱,因为毕竟人家是外国人,而且是大学生,而我只是个普通的打工者。我只是想作为朋友一起玩玩,顺便也学点英语。”王均贤说。

刚认识时,王均贤在中学时学的那点英语,基本上都已经还给老师了,靠着朋友和辞典的帮助,两人才能说上几句话,但彼此还是留下良好印象。

“他很开朗,很阳光,很幽默,当然,在我看来,他长得也挺好看。”忆及初识情形,珍妮丝笑呵呵地说。

“她热情、真诚,性格特别好。”王均贤说。

此后一段时间,双方经常电话联系,一起吃饭、聊天、唱歌、跳舞。“当时我下班后经常自己做饭,请她和朋友一起来吃,她吃了连夸我手艺好。”

情愫,在这些平常琐碎的接触中悄然滋长。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的是,认识不到半年,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

2、纯中国式婚礼

2004年春节前夕,一辆破旧的大巴,缓缓地行驶在通往大巴山深处的公路上。车上,一个西方女子好奇地望着掠窗而过的村舍、农田、耕牛。阵阵冷风从缝隙中钻进车内,她不时地缩了缩脖子。

这位女子就是珍妮丝,她是跟王均贤回他在四川省南江县乡下老家结婚的。想起即将到来的婚礼,她又激动又有点不安。

婚礼于大年初六举行,在当地引起轰动。“那一天,镇上许多人都跑到我家来看热闹,连当地报纸的记者也来了。甚至有人添油加醋地说我找了个国外富翁的女儿,她娘家给了我们80万元,结果许多亲戚朋友都来找我借钱,搞得我很狼狈。”王均贤说。

相比之下,珍妮丝对婚礼的记忆则要愉快得多:“我们的婚礼是纯中国式的。拜天地、拜祖宗、闹洞房……传统中国婚礼该做的我们都做了。前几天我的一个英国同事看了我们结婚时拍的DV,她连声说,‘你太强了’,哈哈!”

那年春节,珍妮丝在王均贤家住了一个多月。“那里特别冷,又没有暖气,说实话,那一个月非常艰苦,但我认为这一个月对我非常重要,因为既然我选择了他,要跟他一起生活,那么我就应该去看看他成长的地方,这有助于我更好地了解他。”

2004年4月5日,两人的爱情结晶——儿子王桐雨在成都出生了。说起这个名字的来历,王均贤说是因为孩子出生那天下着雨,望着窗外一排梧桐树,觉得特别美,就起 了这么个名字。不过,在日常生活中,夫妻俩还是习惯叫他英文名Kiden。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,活泼可爱,颇有明星相,经常有广告公司请他拍广告。

3、女主外男主内

结婚加上儿子的出生费用,把两人的一点积蓄花得差不多了。为了生计,孩子刚满月,珍妮丝就通过网络,在长春找了一份教师工作。

冰天雪地的东北让他们一家人很不习惯。 长春的工作合同到期后,两人再次把目光投向充满活力、终年和暖的广东。几经联系,珍妮丝在深圳一家私立幼儿园找到了工作。今年8月,他们举家南下,在王均贤表哥的帮助下,在莲花北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里安了家。

自从有了孩子,王均贤便不再上班,在家专职带孩子,搞家务。珍妮丝解释,他们不放心把小孩给别人带,王均贤的收入较低,只好让他“牺牲”一下,同时他也可以有更多时间学英语。养家煳口的重担,便全落在珍妮丝身上了。

珍妮丝目前每月的工资是1万元,每个月她首先要拿出4000元还上大学时在加拿大的贷款,然后交房租每月2000元,还要经常寄点回四川老家贴补家用,所剩有限。任何在深圳有点生活经验的人都能想象得出,靠这点钱要在深圳维持一家人的开支,实在不容易。

为贴补家用,前一段时间,王均贤曾在酒吧里谋了一份推销洋酒的工作,每月可以有三四千元的收入。不巧,上班才半个月,传来老父亲病危的消息,王均贤带着儿子,揣着珍妮丝给他准备的8000元钱,匆忙赶回老家照料。父亲终于敌不过病魔,满腹遗憾地走了。

经济上的拮据,并没有影响一家人的快乐。收入虽然有限,但在王均贤的精打细算下,每个月总还能略有盈余。周末时,一家人常到华强北、东门一带逛逛街,尝尝小吃,或者到对面的莲花山公园玩一玩,其乐融融。珍妮丝说,每天晚上从幼儿园回到家,抱着欢奔而出的儿子,吃着丈夫做的可口饭菜,她觉得非常满足,非常幸福。

来中国后,珍妮丝只是在怀孕时回过一趟加拿大。明年春节她的大哥准备到深圳来,看看他从未见过面的妹夫和外甥。一家人正在为迎接亲人的到来,紧张地准备着。
分享 转发
TOP
购买期货从业考试在线训练卡
在线购买学习卡